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外域人科 >人类生活在往自由方向冲刺,教育呢? >

人类生活在往自由方向冲刺,教育呢?

发布时间:2020-06-16 浏览量:281人次

深夜在便利商店买一碗关东煮当消夜,散步的时候透过手机聆听音乐,缩在被窝里从网路商城下单…对现代都会年轻人而言,这一切再也熟悉不过。我们似乎已经无法想像,日子曾经并不是这样。时代的转变总是如此:在变化之前,没人想像得到,说出来都像神话;等到变化真实发生了,人人却视它为理所当然。相似的事,很可能将发生在:教育。

那些发生在饮食、音乐、购物上的改变,都将在二十一世纪发生在教育事业上。会有什幺样的改变?

「自由」

教育究竟要如何自由?这件事我们稍后细谈,先让我们来仔细看看吃饭、音乐、购物这三项人类活动在二十世纪发生了什幺样的释放,教育的走向也就不言可喻了。

吃饭、音乐、购物,从时间、空间、人物的囚禁中释放

在十九世纪之前,吃饭这件简单的事有重重限制。吃饭时间并不自由随意─要吃饭就得要在菜餚刚做好的时候吃。地点并不自由随意─主妇做好之后大家立刻得上餐桌排排坐。而且若不是有善于掌杓的主妇或厨师在场,把饭煮熟不烧焦都不容易,更别说好吃。

吃饭这件事,在二十世纪被释放了─从时间、空间、人物的限制之中被释放。现代人随时可以吃,在哪里都可以吃,不必身旁有大妈和厨师也可以吃。或者到超商购买,或者加热冷冻食品,或者叫外送,任何人都可以轻轻鬆鬆吃得非常营养饱足。

人类生活在往自由方向冲刺,教育呢?

同样地,在录音、拨放、音讯传输等科技发明之前,没有任何人能自由自在地听音乐。即使是权倾欧洲的法国皇帝,也只有在皇宫演奏厅里,乐师齐聚演奏的时刻,才听得到美妙的舞曲。乐师奏罢,音乐就消散在空气之中,无法重複,也无法保留。无论权位多高,皇帝在打猎的路上想听首音乐,也绝无可能。

今天,我一边打字,一边从YouTube听着披头四1964年在华盛顿演唱会的现场录音。即使已经事隔五十年,即使披头四之中有两人已经仙逝,但今日,不花费我分毫金钱,音符重现在我的耳畔,清晰如昨。我去上厕所的时间,还恭敬地按了暂停,等我回来后再继续聆听。

购物这件事亦然。过去,购物受到严苛的限制:所有的顾客和商家(人),要在每月的同一天(时),出现在一个市集(地),才可能贩售和购物。没有在正确时间、地点出现的货物、商家、顾客,就断然被排除在购物与买卖的权利之外。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早就可以释放的教育,仍然以囚禁的模式运作

今日,你我随时拿起手机,无论身在办公室或是厕所,点进一家网路商城,可以是雅虎、阿里巴巴,也可以是亚马逊,随时可以买到全世界各地种类无限的商品。人、时、地的囚禁,在购物这件事情上,已经几乎完全释放。

发生在吃饭、音乐、购物这三件事情上的改变,给人类带来了大量的便利与祉,这就叫「进步」,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光荣篇章。

然而,教育呢?

今日,教育的实况,仍然严严实实地被囚锁在特定的地点、时间、人物情境之下。

要接受教育,每天得定时7:30踏进学校的四面围墙之中,和三十来个同学坐在某个教室里,往往连哪个屁股坐在哪张椅子上也被死死规定。9:10上课钟一打,数学老师走进教室,你就不准读英文,不准就是不准。10:00下课钟一打,数学老师走出教室,你就无法继续学数学,连门都没有。学得快的科目想学深一点,不可能;不擅长的科目想学得慢一点,不可能;因为老师教这班学生只能有一个进度。

人类生活在往自由方向冲刺,教育呢?

教育的走向,(几乎)只有一种可能

三十年后,教育会走向吃饭、音乐、购物的路,鬆脱时间构成的镣铐,解散空间打造的牢房,拆卸一切因人物而设置的铁栏吗?

或者,三十年后,教育仍会维持过往的形态。学生在何时、何地、学什幺、怎幺学、向谁学、和谁一起学,仍然无法自主。被安排了就无法变更;只要想变更就被视为找碴、恶劣?

其实,答案很明显了。原因很简单,因为一切的生命都有一个相同特性:厌恶囚禁─而人类也是生命之一。你要让任何生命脆弱萎缩的最好方法就是囚禁他─这也是我们对待肉鸡、肉猪、肉牛、刑事犯的作法。

我们用「囚禁」对待学生,在不久的未来将成为过去式。这项改变,将会来自教育改革家的推动,或是来自教育部官员的德政?也许都不是。

造成改变的来源,下一篇文章告诉你。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