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旷视安全 >副揆:走在恐怖分子前头‧大马须与国际合作 >

副揆:走在恐怖分子前头‧大马须与国际合作

发布时间:2020-06-19 浏览量:378人次

(吉隆坡25日讯)副首相兼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强调,马来西亚必须与国际合作,共同打击暴力与极端主义。他坦言,由于恐怖分子可以利用各种身分“周游列国”,让人防不胜防,为了走在他们前头并给予他们迎头痛击,也会不时检讨各种对策。“恐怖分子可以伪装成任何人,他们可以是游客、上班族、平民百姓、工厂员工、学生,甚至宗教人士。“此外,他们可以从袭击地点附近获取爆炸物,并从网上获取制造炸弹的方程式。”因此,阿未扎希于今日在“2016年去激进化与打击暴力极端主义国际会议”开幕仪式上致词时说,主张任何打击恐怖行动的对策,都必须走在恐怖分子前头。他说,暴力极端主义也是各国所面对的主要挑战,而为了给予恐怖分子迎头痛击,各国必须不时交换意见与经验。检讨对策机制他指出,在打击暴力与极端主义上,各种对策与机制都须与时并进,不时检讨。他说,恐怖分子的袭击方式千变万化,一些人甚至敢胆大包天的策划公开袭击,那些人肉炸弹也成了各国逼切面对的较大威胁。“在激进与恐怖主义不断变化的时代,检讨与更新各种打击恐怖主义行动对策,以更新及更有效率的方式对付手段层出不穷的恐怖行动,可是当务之急。“马来西亚正採取各种措施应对境内恐怖主义活动,我们加强立法、执法、情报与保安措施;我们也扩大与国际社会的合作。“现在是时候在去激进化与打击暴力极端主义课题上,加强并提升与国际社会的合作与效率。”防恐法案证明保障国安副首相兼内政部长阿末扎希指出,“哈里发国”(IS)势力对马来西亚治安日益严重的威胁,显示马来西亚确实需要一项防範性的法令来保护全民与国家安全,而2015年防恐法案(POTA)及其惩罚性行动经证明它足以保障国家安全。他在“2016年去激进化与打击暴力极端主义国际会议”论坛上发表部长声明时说,防恐法案是防範性法令,在面对哈里发国等恐怖主义的袭击时,这项法令赋予执法单位对一名涉嫌参与恐怖活动或支持外国恐怖组织的人士未审先扣。他强调,在打击恐怖组织活动上,无需逮捕令扣留嫌犯是有必要的。他说,马来西亚也对被极端主义洗脑的国民制定感化与重新教育机制,凡在防恐法案下被扣留者,将被安排接受感化教育,学习一技之长、自我管理、爱国情操、个人财务管理及加强心理素质等。阿末扎希也呼吁社会协助政府落实4项感化式教育,并呼吁神职人员和宗教司讲解“圣战”真正意义,因为他们是社区里较有影响力的人物,可以扮演传递正确知识的重要角色。“那些已经改邪归正的前极端分子,可以是非常有说服力的榜样,向公众尤其是他们昔日的战友弃暗投明,并以自身的例子说明恐怖组织的异端邪说。“恐怖分子的家人是他们最亲近的人,所以家属在劝服及游说他们的家人离开恐怖组织方面,也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非政府组织也可以协助政府教育民众防範恐怖主义,并向民众传达这些恐怖组织及其行动的可怕性及后果。”阿末扎希说,在防範恐怖行动的同时,马来西亚政府也非常重视前扣留犯,以及曾因涉及恐怖组织而被扣留的前囚犯,因为这些人出狱后,身心都处于脆弱状况,需要获得认同与谋生以继续生存,政府将会关注他们动向,确保他们离开恐怖组织,不会为了生存而再度投靠恐怖组织。日制订新政策反恐日本的国际恐怖主义对策及有组织犯罪对策合作特命大使川田司相信,本区域代表真正伊斯兰的穆斯林与暴力极端主义无关,并将能够在消除扭曲的意识形态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他在“2016年去激进化和打击暴力极端主义国际会议”上分享日本的经验时,也对马来西亚政府为打击“哈里发国”(IS)的暴力极端主义所採取的行动作出讚扬。他说,2名日本人于去年被哈里发国掳绑继而被撕票,2个月后,恐怖分子持枪闯入突尼西亚首都突尼斯的巴尔多国立博物馆,受害者包括3名日本人;跟着又有一名日本公民于去年9月在孟加拉郊区被哈里发国分子枪杀。“日本政府过后制订涵盖三大支柱的打击恐怖主义新政策,首先是加强与其他国家的合作,包括捐助约1550万美元,作为加强北非和中东国家刑事司法与边境管制的能力用途。“我们不久前通过追加1280万美元的预算作为同一用途。”加强与中东国家外交川田司说,中东的稳定与繁荣是减低恐怖主义的一个先决条件,因此,日本将加强与中东国家的外交。此外,他说,日本也致力于创造社会对激进主义的抵御力,包括与东盟国家密切合作。他坦言,在2名日本人被撕票事件之前,大多数日本人很少接触穆斯林社区,而穆斯林在日本社会也只佔极少数。他说,在这起悲惨事件发生后,越来越多日本人到清真寺参观,希望能够进一步了解伊斯兰。“如今,志愿团体更主办一些穆斯林和日本人民之间的交流会,以增进彼此的了解。”澳洲4层面反暴力澳洲司法部长兼首任反恐部长基南说,澳洲对反暴力极端主义的工作是着重在防範,而减低社会的脆弱性与加强社会,以便尽量避免动用到执法,是主要目的。他在“2016年去激进化和打击暴力极端主义国际会议”上说,澳洲的反暴力极端主义的做法分为4个层面,第一是防範,即通过维持一个强大、有凝聚力与多元文化的社会,以防範暴力极端主义。“第二是及早发现,以便对早期迹象作出反应;第三是打击恐怖主义的宣传战,尤其是互联网。“第四则是干预及改造,也就是改造那些已经开始有暴力极端看法的人士,纠正他们的看法,并帮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基南坦言,发生在东盟、非洲、中东、欧洲和美国的恐怖袭击事件,经已证明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在暴力极端主义下倖免,去激进化也就成了集体责任。他认为,地区性的挑战,如外国战斗分子的流动与非法资金的转移,也得由各国共同解决。基南在“去激进化与打击暴力极端主义国际会议”非正式会议期间,与副首相阿末扎希会面30分钟,商谈安全课题及加强两国双边关係的努力。出席这项国际反恐会议的包括泰国内政部长阿努蓬、印尼反恐机构国际合作组主任佩特鲁斯和中国公安部反恐专员(副部长级)刘跃进。‧2016.01.25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