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人类产品 >番红花:让每一个妈妈,都不需感到愧疚或落寞 >

番红花:让每一个妈妈,都不需感到愧疚或落寞

发布时间:2020-07-25 浏览量:700人次
当了妈妈以后,随着孩子不同年龄的身心变化,我感觉自己每一年都在面对新的前所未有的挑战,没有人天生会当妈妈,每个女人都是在各方摸索中,踏上辛苦漫漫的从母之路。

番红花:让每一个妈妈,都不需感到愧疚或落寞

年轻单身时我们经常在意胸罩能不能托高集中,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们会为了一只小兽的吸吮不顺,而导致自己乳硬如石、乳痛如火,我们从不知道我们会在甫生产后的深夜里,惨澹无助地挤出一cc乳汁,只为让宝宝获得据说含有特别多抗体和乳铁蛋白的初乳。光是乳房这器官,在我们成为妈妈以后,即大大颠覆二、三十年来我们对自己乳房的认识与期待,我想,每一个现代妈妈的从母之路,几乎都是从那费了好大劲儿才挤出来的一cc弱黄色初乳,开始的。

过了一段时间,宝宝即将离乳,在职场冲锋陷阵的我,试着赶早起床做一小碟新鲜营养的副食品,只为让宝宝的生长曲线图别太难看,并希望他咀嚼能力好,顺利发展语言能力。而我也因为钻研副食品的食材安全性,在十几年前几乎没什幺人认识何谓非基改黄豆时,即经常趁工作午休,打电话给幼稚园所长,试着努力说服他减少购买散装豆製品为幼生午餐内容。在那之前,我一辈子都没想过去麵摊喜欢随兴点豆干、在KTV喜欢任性点滷味的我,竟然会因为当了两个人的妈妈,开始对市占率达九成以上的各种基改豆製品,如此耿耿于怀、忧心忡忡,为了孩子,从一颗小黄豆开始,我逐渐从单身时代的高跟鞋控,蜕变成为穿着平底鞋跑菜市场最方便的食材安全守护者。

番红花:让每一个妈妈,都不需感到愧疚或落寞

然后我经常在开会时接到婆婆或幼稚园的火急电话说孩子发烧了不知道是不是肠病毒。我经常一边工作一边愧疚我不能自己带孩子,没能夜夜有时间的余裕,好让我的孩子成为「餵故事书长大的孩子」。我得很努力地跟自己心理喊话,才能稍微挥去我的孩子「没有赢在起跑点」的焦虑,对于一个职涯非常忙碌的职业妇女而言,孩子不是被托放于公寓安亲班就是回阿公阿嬷家看电视,如果真有所谓的「起跑点」,我想,职业妇女小孩的起跑点可能是很脆弱的,因为许多与孩子相关的潜能激发、才艺、外语、音乐、展览活动或体育等课程,都需要大人有时间接送才可能实现,而这几乎是双薪家庭不可能拥有的养育条件。

当了十一年的蜡烛两头烧职业妇女以后,七年前我终于下定决心离开繁华精緻的精品管理业,那时老大已就读小学五年级,他人生永不复返的童年已走到尾声,我不想错过他那最后的童稚七百天,我想要与他一起画下童年的句点,于是我解甲归田、捨弃年薪,自此成为专职的家庭主妇。我也转而深深理解家庭主妇的生活,原来是这样一个周而复始的迴圈,每天的日子就在接送、买菜、煮饭、做便当、洗衣服、抹地、倒垃圾、晒棉被、收纳换季衣物等变与不变中悄悄流逝,如果自己不努力去往外拓展交朋友,家庭主妇几乎是一群没有声音的女人,我走进书店,发现甚少书籍是为家庭主妇而书写,好像除了食谱和教养,家庭主妇没有别的心灵需求了。我也发现各种媒体杂誌喜欢专访事业成功人士与文青,却很少看到纸本或电子等载具愿意专访握有家中消费大权的家庭主妇,直到成为家庭主妇,我才知道这社会是如何忽略家庭主妇的存在与价值,职场大方给予人们名片与光环,家庭主妇却彷彿仅得冰晶折射的那股微弱月晕,周而复始的家事像是薛西佛斯推上山顶的那一颗石头,不断不断地滚落下来。

番红花:让每一个妈妈,都不需感到愧疚或落寞

我并不怀念以前在职场上所办过一场又一场的fashion show或记者会,但我确实希望当人们谈起家庭主妇这几个字时,能给予更多的敬意或肯定。

至少至少,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政府,什幺时候才能有一套完善的让人放心的社区临时托育制度,让24小时待命的家庭主妇,或好不容易休一天年假喘口气的职业妇女,可以在身心俱疲时,有个临托孩子三小时的地方,让妈妈放风去看场电影、去美容院洗个头,或是跟朋友去喝杯咖啡、逛个书店呢?

最近的两个悲剧,那位带两个孩子一起离开世界的竹科家庭主妇妈妈,那位不得不将生病孩子留置在家,以致孩子不幸自高楼坠落的上班妈妈,如果我们的社会能够提供健全的临时托育机制,会不会,能不能,我们的从母从父之路,就可以多一点光亮。

根据行政院主计总处公布的台湾有偶妇女劳动参与率,这几年来有偶妇女的劳参率几达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说,走在路上每一个与我们擦肩而过的育儿女性,有一半是家庭主妇,有一半是职业妇女,他们各自以不同的生活型态、但相同紧凑的生活压力,支撑起这岛上每一个家庭的运转,养育孩子自有其醉人的奶蜜与芬芳,孩子的软语甜笑,使我当妈妈的每一天都心甘情愿、无怨无悔,但这世界的贫富差距不断拉大,法国经济学家提霍勒(Jean Tirole)就指出,中产阶级在这个世代逐渐消失,我相信让每一个妈妈在自我实现和家庭照护之间,取得适当的平衡,会是他们最想看到的愿景,我们应该发展出一个有效率的、友善的育儿环境,让每一个妈妈不论是选择工作或家庭,都不需感到愧疚或落寞。

这是一个很基本的心愿,妈妈所求无它,只希望在她转身做别的事时,孩子也能平安、健康、有所依。当养育孩子能成为整个聚落的事情,这世界遂真的以温柔孵育孩子的生命了。

作者简介番红花:让每一个妈妈,都不需感到愧疚或落寞

台北人,曾获全国学生文学奖、时报文学奖,多年来撰写饮食与亲子专栏于各大媒体,勤力于阅读与生活实作,着有《看得远的,就是好母亲》、《厨房小情歌》、《教室外的视野》等书。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